傅山

一条大狼,杂食。

其实是个画儿童画的。

我觉得我也抱有一种很不负责的态度。反正月兔本来就是疯狂的,所以我不愿去考虑她的感受。就像我不愿接受她与师匠间身份地位眼界的巨大差异一样。我感谢凡桑和其他的永铃粮产者,给了我永铃间的恋爱是非常幸福美满的错觉。